第十九章 上吊自杀

买命
第十九章 上吊自杀作者:江小流更新时间:2018-01-12 22:50:00字数:3020

听了谢阳的长篇大论,我心里直叫乖乖。

没想到只是为了我寿命的事情,居然能扯出来这么多的故事,而且好像非常麻烦的样子。

谢阳斜眼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以为寿命的事情是那么好弄的?如果不是有这只小鬼的话,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把你寿命弄回来。”

“要害你那人抱着彻底把你弄死的态度来的,死后连小鬼都做不了,直接魂飞魄散。”

我咽了口唾沫,立马闭上了嘴。

也就是说为了解决寿命的事情,非常复杂。

并且为了这件事,谢阳还专门请教了家里人。

这么一来的话,他们家对我的期望还真不小,当中有一部分是谢阳努力的结果,但绝大部分人可能抱着一样的心思。

三方四正,天钺星,这是我最大的底气了,而他们谢家无疑是进行一场赌博。

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我自己能有多大的能耐我自己能不清楚?

也许就像现在网上大多数人说的那样,浑身都是戏,不自觉就把自己想的有多么重要了。

稍微休息了一会,谢阳又开始忙活了,这次决定带着我一块去捉那个小鬼,不能再把我留在这里了。

生门虽然有七绝棺镇在这边,可东槐乡有太多的特殊鬼魂无视这里了。

晚上十二点,准时和谢阳出了大门,这次准备比较充足,谢阳带着收起小鬼的铃铛,还有我一块去了斑竹林一旁。

到那边的时候,谢阳再三交代,一定不要看向那边,不然会有大货,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用的。

我重重的点了点头,知道事情的重要性,告诉谢阳,让他好好捉小鬼就是了,我会守规矩,不乱看的。

到了地方之后,谢阳在地上撒了一把朱砂,掏出了一直毛笔在地上画着符纸上的符咒,具体是什么就不是我能看的明白的了。

足足画了半个多小时,谢阳累到了满头大汗,这才将东西画好。

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会,才发现谢阳画成的东西只有巴掌大小。

“我们躲到一边去。”说着,谢阳把我拽到了附近的一块大石头后面。

我看着石头那一边的布置,这就和在农村老家的时候,把筛子用木棍架起来,然后往里面撒一把米,等着捉麻雀吗?

“小鬼能有这么蠢吗?”我不禁问道。

谢阳点了点头说:“这是我家长辈留下来的,捉其他的小鬼可能不那么明显,但这只小鬼是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了一个身影偷偷摸摸的从犄角旮旯中走了出来,小心翼翼走到了谢阳画好的符咒旁边。

这小鬼精明的很,没有第一时间站进能逮到他的范围之内,反而在绕着那个范围来回转了三圈。

看的我都捏了一把汗,之后当他准备尝试着钻进去的时候,旁边吹来了一阵风,斑竹林沙沙响起声音来,把小鬼吓的后退了一些。

“这东西到底能不能成功啊,不行的话,你直接过去捉住他不急得了?”我小声对谢阳说道。

谢阳也是绷着个脸,用只能我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说:“放心吧,那符咒对于他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,根本不用怕小鬼会跑掉的。”

画符咒用了半个多小时,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把小鬼吸引来了,可小鬼落网,让我们两个在大石头后面等了足足两个小时。

在看到小鬼踏进谢阳画好的范围之后,我兴奋的快要叫了起来。

谢阳快速跑了过去,拿出铃铛将小鬼收了进去,高兴的说道:“好了,赶快回生门把。”

我跑了过去,和谢阳准备返回生门。

突然间,一阵凉风吹过,和东槐乡村里刮起渗人的阴风不一样,反而非常轻柔。

我感觉到有人轻轻拍打我的肩膀,下意识回头一看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目光放远之后,视线落入了斑竹林,看到一个妙龄少女站在斑竹林前向我们这边张望。

当我想仔细看清楚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的时候,使劲眨了下眼睛,就只看到被风吹动的斑竹,那个女孩消失不见了。

“走啊,在干嘛呢?”谢阳扭头问道,发现我在望着斑竹林之后说:“都说了,别随便看向那边。”

说着,他拉住我的胳膊,向生门的方向走去。

回到生门之后,谢阳让我坐在地上,让我生出中指拉,掏出匕首,把我的中指割破。

“这是要给我续命了吗?”我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谢阳掏出铃铛,毛笔,符纸等一些工具说: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这样的,你可以认为这是在补偿你失去的寿命。”

“很快的,你就当睡了一觉。”

等他把话说完后,我的眼皮好像灌了铅一样,重的根本抬不起来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到谢阳靠在一根倒下的房梁上打瞌睡,再看外面太阳已经出来了。

“醒来了啊,那就走吧,哈啊!”说着,谢阳打了个瞌睡,拿起脚边的背包说道。

出去的时候很顺利,再次经过村口的时候并没有被那些槐树蛊惑,很快就走到了我们住过一晚上的小屋子。

屋子外面的尸体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里面除了塌掉的灶炉,和我们来的时候一个样子。

再次从王家村搭了个车,碰巧又是拉我们进来的那个大叔。

在看到我们两个之后,那大叔有些惊讶,说:“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回不来了呢,我听村子里有人说,在你们之前有五个人进去,只出来三个,唉,都是年龄不大的孩子啊。”

我解释说,我们只是在周边转了转,并没有进去,不清楚他们的事情。

晚上回了学校后,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,洗了个澡,感觉像是重新活了过来一样,再也不用和神神鬼鬼打交道了。

和谢阳的关系倒是越来越近了,别看这家伙像个高富帅,平时我不上课不去兼职的时候,还是和我一块跑去小网吧上网。

平平静静过了一个月之后,一个星期六的造成,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,睁开眼睛却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。

仔细想了一下,可能是在做梦,也没有当回事。

可是连续几天早上,在梦里一直听到有人叫我名字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。

“知道吗,我们学校又有人死了。”晚上大家各自躺在床上玩手机,比较活跃的舍长突然说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瘦猴停下了手中的游戏,向舍长看去说:“我怎么没听说啊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”

舍长嘿嘿了两声说:“我们学校大了去了,死的人是医学院那边的,要不是我刚好有个认识的同学在那边,也肯定不会知道的。”

“那你倒是快说啊,别吊人胃口。”瘦猴有些等不及了,连忙催促着。

然后舍长才慢慢说了出来,就是在今天早上,一个学生宿舍外面上吊自杀了,就是医学院中最大的一棵树下面。

“我听同学说,死的那人,好像叫张昊还是什么,反正那人平时好像就没什么朋友,加了一个社团,还没有几个人的样子。”

“等等,舍长,你说自杀的那个人叫张昊?”听到张昊的名字,我有些激动的问道。

舍长疑问的点了点头说:“怎么,你认识那个学生?”

“那个学生是不是大二的?身高和我差不多,但要矮上一点?”

看到我这么激动,舍长有点不确定的说道:“这件事我们学校知道的人都不多,我也是听我朋友说的,不怎么清楚,只知道那学生叫张昊,确实是大二的。”

我嗯了一声,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
难道这个上吊自杀的人,真的是我和谢阳在东槐乡村外面那个小屋子里见到的张昊?

仔细一想,让张昊自杀似乎有些不可能啊。

因为在谢阳离开之后,他为了让自己更加安全一些,不惜和我们翻脸,都要和我们抢夺保命用的符纸,而不是大家一块用。

求生欲这么强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说自杀就自杀呢。

总觉得这事之中有猫腻,但又说不上来什么,而且他和我又没有什么关心。

在小屋子里发生的事,不去找他麻烦收拾一顿已经算好的了,没必要去管那么多。

“袁北生,过来啊……”

晚上的梦依旧和前几天一样,有人不断喊着我的名字,似乎想让我去什么地方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舍长和瘦猴两个人盯着我,一句话都不说,看的我有些尴尬。

“怎么了,我脸上长花了?”

瘦猴摇头说道:“开什么玩笑,不过袁北生,你似乎对我们隐瞒了很多秘密啊。”

“嗯?什么秘密?”我不禁问道。

舍长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道:“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夜机的时候,你给自己画脸谱,昨天晚上又梦游,真是搞不通。”

我指着自己的鼻子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我梦游?”

舍长点头,这时胖子爬在床上看着我说道:“是啊,就半夜两点多,那个时候我起床尿尿,看到你也一块起来了。”

作者:江小流

第十八章 七绝棺<< 上一章买命目录下一章 >>第二十章 宿舍有脏东西

暂无相关评论,就等你了~